趣话古语~岁数的别称

September 26th, 2008

新学年的第一堂课,我从不讨论课程范围,也不来个下马威,唬唬同学们。我总爱先讲讲故事,尤其是古代的故事。我每每爱从岁数的别称开始。我先在黑板上写了几个词汇,从左至右:垂髫、束发/及笄、弱冠、而立、不惑、知命、花甲、古稀。接着,我说他们男的是‘束发’,女的是‘及笄’,而我呢,即将是‘知命’。听了后,他们满头雾水,经过我提示,再加上旁推侧敲,才晓得指的是年龄。

垂髫,意指垂下发辫,是儿童的别称。母亲总爱在孩子稀疏的头发上做文章,编了辫子,在辫子尾再加个蝴蝶结。

 

说到束发、及笄,我打趣说:还好不是在古代,不然男生头上结的髻,高了一截而遮住了坐在后面的学生;女生头顶上的发簪,摇摇晃晃的,看得人眼花缭乱。(及笄:达至插上发簪的年龄)这时可能有一些爱耍帅的男生会在他的髻绑条纶巾,又在脖子后梳下些发梢,趁换节时段在走廊面向着习习凉风,让风儿把纶巾及发丝往后吹,顿时个个都成了周瑜、楚留香,英姿焕发、风流倜傥,好不壮观。

到了成年时期,2021岁,必须戴上冠帽。由于是刚刚戴上,才作“弱冠”解吧?去掉“弱”字,称之为“冠立”或“立冠”亦可,这个名堂是属于男性的专利。可怜古代的女人一过了“及笄”后,就完全失去了自我,从此在排行榜上名落孙山。什么“弱冠”、“而立”、“不惑”、“知命”、“花甲”、“古稀”已缘悭一面,沙哟娜拉了!

 

“成家立业,立业成家”皆必须在这个“而立”阶段成型。在古时候,倘若三十岁了还是孑然一身,孤身寡人的,那是家族的耻辱、悲哀,这传宗接代的棒子怎可少了接棒人?但时至今日,一切已改观。君不见迟婚者、未婚者多的是,什么“无后为大”已不再是愧对祖宗十八代的事了。我生的清一色是女的,假如我是古代人,我会背负家族的指责,甚至犯了“七去”无子(儿子)一条而被休呢!呜呼哀哉!

 

“不惑”,没有疑惑。四十岁的男人见的世面广,任何问题,对他们来说都不是问题。这时的他,事业有成,信心满满,意气风发,把成熟男人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也在这时候,越轨的机率越见提升,时不时就大唱“路边的野花我爱采”。说是“不惑”,其实更易受诱惑!(嘿,打趣话,别怪罪!)

 

              不久,我即将进入“知命”,五十也!最近开始在课堂上爱上了“唠叨”,也喜欢上了苦口“婆”心。小心!这是老的现象。这也难怪,天天面对的是一群年轻小伙子,简直可当他们的“阿嬷”,怎不“婆”心呢?而知命,知命,岁月至此,怎不知命?已知去,也知未来,是认命吧!

“花甲”,六十也。在天干地支内,甲子排列首位,走完一圈,就是六十年。因此,60岁亦可称为一甲子。“花”字即花白,简而言之,“花甲”即谓:满头花白的60岁老人也!不过,时至今日,头上的白发已可化腐朽为神奇了,染发剂的出现,无不为众多乐龄人士挽回了短暂的青春,再次建立信心。至于,有没有副作用、后遗症,已是其次。

人生七十古来稀,古人已是如此,今人机会更浅薄、渺茫。生活环境处处危机,天灾人祸,皆威胁到我们的寿命,能否古稀?还是个未知数。姑且不管,珍惜当前,才是最重要,最为实际!

 说完古稀,我停了下来。学生开始嚷着接下来的80岁又有什么名堂呢?既然70已屈指可数,哪来的80呢!(其实8090都还有名堂,只是省略不说了)

Entry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Add your own

  • 1. 幼婷  |  September 26th, 2008 at 9:29 pm

    今天又上了一堂课了。开学后,我会向学生推荐你的老生常谈。感觉上,我还是那个爱做梦的女子,虽已老大不小了,却总爱诗情画意。而你,却是集智慧常识于一身,呕心之作可以成为老师们的参考,做得好!是不是爱上了部落客这门没盈利的“副业”呢?我好几晚没守在电视旁了,夜夜上部落格写文章、读评语。很快乐!

  • 2. leyuzy.pjs@smjk.edu.my  |  September 27th, 2008 at 11:08 pm

    好有趣的话题。谢谢老师跟我们分享。我若能够上老师的华文课,一定获益良多。希望老师多多记录您的课堂教学笔记,这样肯定才能够让我们这些后生“偷师”!谢谢!

  • 3. 洪政阳  |  October 10th, 2008 at 12:44 am

    老师:
    你好吗?我是政阳.老师,还记得我吗?2005毕业生,就读5S2.

    老师我来补充:”80岁叫“耋”,90岁叫“耄”。称老人叫“耋耄”,100岁叫“期颐”、“龟年”,140岁叫“古稀双庆”。”

    source: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9924173.html?fr=qrl —都不知道网上资料可靠吗

    果然是老师的风范.还记得老师当年在第一堂课从史前谈到史后,在谈到现代的中国史. 全班同学听了无不满头雾水.哈哈=).回想起来,还蛮怀念的.

    眼看老师您的诸葛神算你本书非常破烂了,所以最近我正在特制它,打算年底回马时赠送给您.

    老师,这个blog非常好,有意于我们这些后辈。所以,还请多post 一些有趣的分享。加油。谢谢您。

    政阳上

  • 4. 忠毅  |  October 12th, 2008 at 4:58 am

    老师,还记得我吗?
    近来过得怎样?
    教书应该教得开心吧?
    浏览华中网,得知学校开启了老师部落格
    来这边看看
    离开日中快两年了,真的好快
    想念从前那段还在穿校服的日子

    有空多联络
    多更新
    我一定常来看

    忠毅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hidden

Some HTML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Meta

Archives

School Blogs

Categories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Comment SPAM Wi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