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0

华文~因为有你,所以精彩!(结局篇)

          因为华文,我的教书生涯过得精彩。课堂内,我将诗词改为歌曲与学生引吭高歌,也与学生分享古圣贤的轶事,更与学生一起研究孔明神数、名字学;课堂外,为辩论赛而准备得焦头烂额,为某个论点而争得面红耳赤,为生涩的表演而强忍不笑。多年来,常与学生互动,感染了年轻人的气息,也因此使我的心态年轻化。这心灵良医,非华文莫属!          

          多年来经华文的洗涤、圣贤书的熏陶,已起了净化的作用。在待人处事方面,我从不敢越雷池半步,作出偷鸡摸狗的勾当,违背圣贤书的旨意。而身为华校的华文科主任,额外的工作量较其他老师多。凡须用上华文的公务,一声令下,我二话不说,立即付诸行动。我之所以义无反顾,皆因深谙诸如此类事务于古圣贤之伟大事迹中,仅是鸡毛蒜皮的琐事。小巫见大巫,我何能计较?我哪来的怨?二十四年来我始终秉持着如此的精神,因此,我教得开心,做得心安理得,唯有博大精深的华文才能体现大公无私的大爱! 

          华文与我,从无到有直至永恒,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我何憾之有呢?

         (谢谢捧场)

3 comments March 16th, 2010

华文~因为有你,所以精彩!

          说到我的华文课,我自认还相当精彩。这并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那种。为了不让课程沉闷,我采取亲民政策与学生打成一片。我搁下自己的尊严,在课堂上唱歌(课文的诗词);我不惜厚着脸皮,七情投入、动作夸张地讲述课文;我还大胆地与学生研究堪舆学,虽然我是门外汉。

          我之所以反传统,是深受大学时上华文课的影响。当年我对林教授幽默、风趣、生动的教学法,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的崇拜、爱慕之情,非笔墨能形容,只差没上演《窗外》第二个版本。虽然我不能像他如此饱读诗书,诗词俯拾即是、朗朗上口。但他的幽默、风趣,倒也学得一二。“名师出高徒”虽不能在我身上兑现,但能有他的一丁点,已让我获益匪浅。我把那一丁点实践在课堂上,也有所奏效。有了老师这剂良药,班上的睡虫、懒虫都抱头鼠窜、销声匿迹。何乐不为呢!           

           虽说对华文执著、此情不渝,我也曾经为繁忙的公务以及学生的冥顽不灵,而心力交瘁。心情冷静下来后,回溯过去我之所以能成为华文老师,与华文结下不解之缘,是一种冥冥中赋予的使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句话好比强心针般又挽回了我的信心,再次激起我澎湃的心志,勇往直前。我该坚持自己的信念,教好华文,上好华文课,我责无旁贷!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行拂乱其所为。  (四)

Add comment March 16th, 2010

华文~因为有你,所以精彩!

         与华文相处了二十四载,从层面的认识到深入的理解,并非一朝一夕的成果。而今印象深刻的,是在开始教导华文的那段日子。我偷偷在手提包里藏着一本字典,以备不时之需,尤其是上作文课。当学生问起某个生字,我不确定或忘了如何书写时,哑巴先生便是我的救命恩人,为我解忧除难。在检查字典时,我可不能明目张胆的,怎可丢了尊严?

         教师的座位一般会有个抽屉,我便把字典往里边放,稍低下头,两只手敏捷地在抽屉内翻查,而我也炼就了一双金睛火眼,任何字都无以遁形,乖乖出现。偶而,我好想把厚厚的大词典也带进课室内,不过觉得自己未免太差劲了,才熄了这个念头。说实在的,倘若老师连一些简单的词语都不懂得书写的话,不仅会在学生面前出丑,也可能会打击学生的信心,跟着对老师的信任彻底破灭。其严重程度并非一般,我怎可掉以轻心呢?

         经多年的进修恶补、融会贯通,后来课堂上不再依赖字典了,自己反倒成了学生的字典和词典,随查随有,乐此不疲。唯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不再敏锐,某些不常用的字已模糊。这时虽没得向字典求救,还好科技产品—手机,帮上了大忙。只须轻轻按下信息功能,就能找到该找的字!此时此刻,再一次又保住了我的尊严。如此趣事,我乐得与大家分享。(三)

Add comment March 16th, 2010

华文~因为有你,所以精彩!

          说实在的,华文是一科颇难教好的科目,学生常抱怨文言文太沉闷,语文知识太艰难等。而我教导的是中六的华文及中五的中国文学,这更是闷上加闷!为了避免学生抱头大睡,我尽量在每堂课穿插一些动人的历史故事或一些与课文有相关的身边故事,与学生们分享,并希望他们投入其中。但很多时刻事与愿违,学生还是抗拒不了周公的邀约,坚持赴会。此时此刻,我唯有放下身段,晓以大义。我如此低声下气,却引来了一些学生的不满。对于这批不平则鸣的学生,我私底下感到欣慰,他们的认真,让我心中的薪火再次熊熊燃起。          

          选修中国文学的学生,大多并非自愿的。因此,在学习方面,难免会有拉牛上树、对牛弹琴的情况出现。至于中六,却是我深感满足的华文班,让我充满成就感,是我实践华文教育、贡献华文教育的平台。其实,修读中六华文并非易事,学生除了理解还须擅长背读,而且所涉及的层面极其广大。因此,在接近考试时,学生往往如惊弓之鸟,近乎崩溃。这时,我感同身受,猛为他们捏冷汗,也为他们打气。甚至甘冒预测失误而狠遭千夫指的风险,为学生预测考试题目。当考生还在考场作战,我早已在考场外观望,急候佳音。一看学生轻松出场,我的心头石才能卸下。在中六班,我与他们不仅是师生关系而已,亦是他们倾诉的对象。如此亦师亦友的关系,让我倍感温馨。他们毕业后一般还会继续进修华文,有者也当上了华文老师,继承我的衣钵,叫我怎不乐开怀呢!(二)

1 comment March 16th, 2010

华文~因为有你,所以精彩!

          出身乡下的我,自小与华语的接触仅限于学堂而已,一回到家,便是满口潮州话。而过重的潮州音,致使今天的我讲起华语来略带潮州腔,不知者还觉得我蛮特别的,以为我是来自中国或台湾的呢!这是褒抑或是贬?我姑且不论,总之,华文和我已建立了永远分不开的关系。正如你浓我浓这首歌一样,水和泥混合在一起,成了泥浆,水乳交融,已分不出谁是谁!           

          打开记忆匣子,回到中六那年,只身从霹雳州的一个小渔村到槟城求学。战战兢兢的我满身土气地挤进堂煌的韩江中学,我选了我的至爱—数学,另加我的强项—地理,简直是天造地设的完美组合。乡下的孩子,最精晓的就是算数。大人捕鱼回来无事做,便打打牌,消消遣。小孩则在耳濡目染下,也依样画葫芦,学大人们开起牌局来。什么三张啊,钓鱼啊,连车马炮也比城市的小孩认识来得早!结果个个脑筋转得快,眼力尖锐,对数目字特别敏感,炼就了这方面的才能。而我也靠它在数学这科目吃得开,堪称风生水起。因此,选数学是自然不过的事。至于地理,可能是常常与大海接触,对造物主特好奇,想要探深寻幽,结果选择了它。在大学时,还想进修地质学呢!当年拼命向有关讲师咨询的情形,近乎疯狂。后来因某些涉及自身安全的因素,而放弃继续选修地理。也因为少了这一科,我便投向一路来不被我重视的华文的怀抱。我之所以对它如此不敬,皆因它令我胆怯,欲掌握它实在艰难,我唯有对它敬而远之了。哪知冥冥中,却奠定了我和华文深不可切的缘份。          

           大学毕业后,进入杏坛,原本以为可以把我毕生所学的数学发挥得淋漓尽致,大展宏图。谁知男权至上的领导层,始终不相信女教员能教好一向被男教员垄断的数学,让我与我的至爱活生生分开,从此“此恨绵绵无绝期”了。再一次,命运又把我推向华文。这时,我不得不相信一切是注定,华文才是我的真命天子,而数学及地理只是我的过客。面对宿命,我认了华文,也许下了承诺:我会身体力行将它发扬光大,无怨无悔、鞠躬尽瘁!         

           阴差阳错的,我和华文从此两位一体,从不爱到爱,一生一世。此话虽嫌肉麻,但确实是我与华文之间的关系。这二十四年的关系,比与老伴的关系还长久呢!要是老伴吃起醋来,也不为过。既然要与它长相厮守,就要日日夜夜、朝朝暮暮与它在一起,甚至废寝忘食的。也因为我的坚持,让我对它的掌握有了些许成就,在华文方面也作出了些许贡献。终于,我的任劳任怨让校方有所感动,而于十年前委任我为华文科主任一职。我有如此的成就,应归功于华文。俗语说的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而我把终生托付给华文,是托对了,此生无悔!(一)

Add comment March 16th, 2010


Meta

Archives

School Blogs

Categories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Comment SPAM Wiper.